<$BlogRSDUrl$>

星期二, 三月 23, 2010

作业:五律两首 

《龙牙一点沙》
古时“龙牙门”位于新加坡南岸的海峡中,今“圣陶沙名胜世界”正好坐落于此。

龙牙一点沙,万浪竞浮华。
灯醉迷金纸,霓红代绿葩。
顺风擒瘦蛟,水起攫肥蛙。
谁见落潮处,功成满豸爬。


《神从古庙来》
每年的农历正月二十一,柔佛古廟将会举行一年一度的盛大游神仪式,柔佛人称之为古庙大游行。古庙里的五大神明将由五大籍贯护驾出游绕市区一圈;对新山华人来说,农历新年在游神以后才算正式结束。

神从古庙来,大轿万人抬。
轿尾奇龙舞,轿头鼓乐开。
云深乍见兔,月白复寻魁。
酣酒不知梦,瑶池驾返回。

星期四, 五月 28, 2009

没有降落伞的空难 

那么!请赐予一卷神风
当真理不真、信念没人信而快乐走得太快
让太阳稍微烤焦些。至少
在终将摔成的碎片,晕上
我们飞行的记录

星期日, 十一月 30, 2008

敕勒新歌 

荒芜不知道草长
快一秒的
风吹

丛开地黄
容不下半点牛羊

星期五, 六月 27, 2008

高速公路的傍晚 

流影在
车里行间
原封不动的是硝烟

素脸妆脸
大花脸

匆忙聚集为一股迷幻
车灯随街灯同时打开

涌远。

星期四, 六月 19, 2008

旅行的意义 

旅行一种喧闹的安慰
履行朋友间
纯粹的称谓

旅行一种热切的分贝
履行我们间
清淡的暧昧

因为帕拉图使人忘却
旅行的距离
履行一种放逐
履行一种刻意的无为

我们一路吹满口哨
谁也没想得太多
笑声掩埋问号、鹿撞和脱兔
旅行一切平安
很吵很好不用找

星期五, 四月 11, 2008

集体出售 

黄昏让旧楼变老
日不落
一厢情愿变寂寞

酣睡秋千牵扯
最后的美好
明天

谁还有残余
谁又会在意?
谁曾在这里
谁玩过游戏。

星期五, 三月 21, 2008

招财猫 

招手
招手
招来过街老鼠
抓的指尖是鲜红
唇和齿间如艳彤

招手
招手
招来财源滚滚
玉面膨胀是干破红
脖子粗粗如猪血彤彤

当满街都是黄金猫
再没有什么能避开这
满脑肠肥。愤青啊你甭愣头
还不快跪下来招手,招来一个一个经济奇迹
一个一个世界第一
管它俗不俗 -- 反正
又不分黑猫白猫
你只要乖乖做只招财猫
什么都别听、什么都别看
什么都别想

自然风调雨顺
国泰民安
一辈子招招招招

星期五, 二月 22, 2008

筴彀蘪 

点遍元宵的夜晚好掩饰
我对你的所有喜欢
火苗一颤一颤地在掩饰
我对你的所有喜欢
桔子漂了再漂中掩饰
我对你的所有喜欢
灯谜猜呀猜
香绢摆呀摆
书生呆呀呆

你说元宵的故事好无聊
我转了个话题来掩饰
我对你的所有喜欢

星期日, 一月 27, 2008

春天不发芽 

词曲:旨平

春天不发芽
夏天不见花
我在种什么茶和谁无聊的闲话
你在跟着哪一个他

秋天风带沙
冬天雪落下
我在书什么画对着灰色的晚霞
你又跟了哪个他

丹青宣纸上洒脱,茶滓清水里沉没
你从我笔下复活,依旧笑春风
我们演绎着如果
如果安慰着结果

喝了一壶又一壶还不够
冷却的苦茶
画了一幅又一幅还不够
你素净的面纱
忘了一回又一回的季节
忘不了这牵挂
春夏秋冬也没办法

春天还是不发芽
夏天还是不见花
我还是种着茶和谁无聊的闲话
你在跟着哪一个他

秋天依旧风带沙
冬天依然雪落下
我又书了什么画对着灰色的晚霞
你又跟了哪个他

丹青宣纸上洒脱,茶滓清水里沉没
你从我笔下复活,依旧笑春风
我们演绎着如果
如果安慰着结果

喝了一壶又一壶还不够
冷却的苦茶
画了一幅又一幅还不够
你素净的面纱
忘了一回又一回的季节
忘不了这牵挂
春夏秋冬也没办法

春夏秋冬只是个谎话

星期二, 十二月 25, 2007

耶诞福音 

主,为我唱一段福音,呵护安宁的街
主,为我唱一段福音,今天是平安夜

为我唱一段,虽然
我不是教徒,你是否会
继续宽宏大量或者依然祝福
你的福音对于人权和自由是守护还是赞颂
或者你对我对你有无顶礼膜拜真的如此在乎
还是

你明明就无所谓,并且假设这世界只有爱
那么那些围火炉拆礼物暖洋洋的感恩
偶尔来一段福音其实也可以很温馨

星期二, 十二月 11, 2007

难得起个大早 

心是莲花。雨溅莲叶
变身无聊的青蛙。拂一缕禅意
目不转睛的是地上水洼。从对面打开着
缤纷伞。风一吹呀--

风一吹
皱成你清凉的白纱

星期日, 十二月 09, 2007

我们是,假洋鬼子 

我们是飘洋过海的黄种人
乡人都叫我们:汉奸假洋鬼子

我们是飘洋过海的黄种人
番薯烂熟无根,浮萍聚首无痕

摇啊摇的是香蕉船
我们赤裸着黄皮肤
我们四海为家

摇啊摇的是香蕉船
殷商那批相传到了印第安
先秦那批已经自封大和
而我们这批

迷失的桃花源叫地球村
洋鬼子不洋鬼子
黄种人不黄种人
只要吃得饱,睡得暖
我过我的番
你躺你的龙床

星期六, 十一月 03, 2007

考试的那些天 

散落的讲义烧成符水
你知道,下雨的早晨总是立场鲜明
当枯瘦的眼圈开始产生迷幻
胡渣东拉西凑地壮胆,你一口喝完

考试的那些天在咳嗽声中蒸烤一头牛
会的会的,拼命地反刍啊反刍啊反刍啊反
过度以后,你只想好好

睡个懒
哦!那是
他妈的觉

星期六, 十月 13, 2007

欢乐巅峰 

会飞的时候,我们自以为
不见底的层楼
只是个数字

会飞的时候,我们没有名字
酒瓶自卑而又自恃
情绪一股脑放肆

点火吧。
燃烧吧。
云背诵我们的故事

会飞的时候,我们飞
飞上最高的层楼
飞离酔糜的尘世

星期五, 九月 21, 2007

你在想什么 

词:旨平
曲:旨平

你在想什么
我看什么
你在想什么
我看什么
你在想什么东西想得那么神秘
我看着 你想着 无聊着

我看什么
你在想什么
我看什么
你在想什么东西想得那么神秘
我看着 你想着 无聊着
我看着 你想着 无聊着

我看着 你想着
卡布奇诺快没有泡沫
窗外的太阳已经沉没
侍应生假装在旁边坐
我们不说

你在想什么 (你轻佻着那个嘴角)
我看什么 (我的心一直跳)
你在想什么 (你的眼睛不停在笑)
我看什么 (我的心一直跳)
你在想什么东西想得那么神秘
我看着 你想着 恋爱着
我看着 你想着 恋爱着
我看着 你想着

星期三, 九月 12, 2007

江郎才尽时煮一首烂诗 

一首烂诗的成分在于
一肚憋着的眼泪外加
两勺无奈的调剂

偶尔眼泪煮得太熟
便会硬化成珍珠 唯有将之磨碎
存放 触手不及的深处

毕竟一首烂诗
还需趁热服食 我们没有时间
我们没有情绪

反正眼泪除了憋着
也只能闲置
顶多在梦里 我是说 --

如果还有梦的话
任它
自由着秩序

星期四, 八月 09, 2007

心灵坟场 

词:钟旨平
曲:施于淳

化石沉静在土壤
陨石沉静在月亮
星星照在坟场上
眼睛在闪

痛苦沉静在土壤
尸骸沉静在欲望
我们不说任何话
这样

有没有一种快乐的方法
我们需索着太多的迷幻
暗夜中一再沦陷的浪漫
心灵坟场

什么时候学会逃避受伤
什么时候学会自我隐藏
什么时候我们如此害怕
希望

什么时候才能接触阳光
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黑暗
什么时候我们不会害怕
去爱上

电音沉静在键盘
金属沉静在惆怅
我们说了什么话
习惯

有没有一种快乐的方法
我们需索着太多的迷幻
暗夜中一再沦陷的浪漫
心灵坟场

什么时候学会逃避受伤
什么时候学会自我隐藏
什么时候我们如此害怕
希望

什么时候才能接触阳光
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黑暗
什么时候我们不会害怕
去爱上

我们不说任何话
我们不说任何话
我们心灵的坟场

什么时候学会逃避受伤
什么时候学会自我隐藏
什么时候我们如此害怕
希望

什么时候才能接触阳光
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黑暗
什么时候我们不会害怕
去爱上

如果可以选择不要害怕
去爱上
希望

星期四, 七月 26, 2007

思念是一种饼干 

思念是一种饼干
我一口一口
吃掉了整篮

你临摹我吧唧吧唧的馋样
画出一图
跃跃欲试的猫

我依然努力咀嚼
任由思绪饱涨
只因为思念是一种吃不完的饼干
我贪呀贪呀
吃了一篮又一篮

星期五, 七月 06, 2007

用画布来表现和你最后的一次约会 

当我们一路胡闹
没有人打扰当你说今天
很开心很好

我带着最大的祝福
强颜
欢笑
笑是
最蓝最蓝
最蓝的颜料

星期四, 六月 28, 2007

第一次约会 

词:旨平
曲:美银

小气球慢慢升上天空
你说那是云的泡沫
你总是如此的无厘头
我始终猜也猜不透

爱情 像场游戏
你我在比赛谁先说
戴上墨镜 像一个傻瓜
我们慢慢酝酿 酝酿着浪漫

小气球从我头上飞过
你就是爱玩捉迷藏
我偏不想从头数到十
原来你躲在我背后一声不吭

午后 下起了小雨
你我却陶醉在其中
戴上墨镜 的两个傻瓜
我们悄悄酝酿 酝酿着浪漫

手该怎么放才好
话要如何说才好
你的眼睛闪烁着什么讯号
假装看风景其实在瞄 你的侧影
你却忽然向我扮鬼脸 (羞羞羞羞)

小气球慢慢升上天空
你说那是云的泡沫
戴上墨镜 的两个傻瓜
我们慢慢酝酿
我们比赛酝酿
酝酿着浪漫
甜蜜的浪漫
自己的浪漫
我们的浪

星期五, 五月 11, 2007

玩伴 

词:钟旨平
曲:施于淳

宿醉后的阳光 刺眼在双人床
我偷偷确认你 真的不在身旁

皱成一团的被单 昨夜是那么温暖
躺在影子的却是 陌生的脸庞

不同的体温 一样拥抱 我们假装坚强
微笑偏偏释放慌张
其实还在意对方 (baby可不可以 回到我身旁)

我以为我们分手 不会受伤
你不过是空虚的玩伴
才知道爱情 不是这样
很难说算就算 (怎么说算就算)

我以为我们分手 不会受伤
我们一直放浪 (我们还要放浪)
才知道爱情的重量
它已经把我们埋葬

星期一, 三月 12, 2007

黑色仪仗 

化学之中我们误解了浪漫
“前进、前进”
金属的碰撞诠释破灭希望
唇膏、眼影还原一切黑白分明的伪装
走!
生命痛快流畅

大声嘶吼,让喉结颤抖
让喉咙爆破,让沙哑弥漫
鬼魅的影子我化身魍魉
蚩尤和共工聚首
巨洪和毒焰伴奏

大声嘶吼,或许怒火能盖过忧愁
喉咙爆破,鲜血绝不嫌多
“前进、前进”
总有一天天空将变得多余
“前进、前进”
猫和狗终将掩埋着大地

然后花火都烧美
颜色叮叮当当
等待从反方向行驶
我们继续走

的结局。
生命痛快流畅
金属的碰撞诠释破灭希望
唇膏眼影还原一切伪装
化学之中黑白分明浪漫

星期一, 二月 12, 2007

绿肥红瘦 

一簇一簇绿着的灯染红
一台一台绿着的麻将染红
一火一火绿着的爆竹染红
那些酒精流畅进喉咙
那些苦涩烧成无法言语的胡同
那些晕眩安抚结局美好的旧梦
那些亲切并荒谬的
问候,热闹是寂寞最深刻的缘由
热闹红啊红啊红啊

是这样的。守岁夜里
我们守着心头最微妙微妙的肉

星期一, 二月 05, 2007

寻找傍晚 

傍晚隐藏在幽静的石道上
傍晚隐藏在幽静的树丛上
傍晚隐藏在幽静的湿地上
傍晚释放成
一地落花
我们任性地捡着残余
落花愉悦地腐烂
落花是傍晚最后的答案



痛微不足道
只是我们
什么都再也找不了了

星期三, 一月 10, 2007

悼一首情诗 

我幻想我们分手是这样一个情节
趁情人节,我们手牵手
就像初吻一样浪漫
直到午夜来临,我们各不回头
却又重新爱上

我幻想我们分手是这样一个情节
却又鼻头一阵酸
你说是感觉没了,感觉
分手怎么会甜美,悲剧的华丽
就在于毫无重生的可能性

“我的遇们相是开外的意始”

而我只祈求一个美好回忆
因为说穿了我依然爱你。即便
那爱已是如此扭曲并且无能为力

星期四, 一月 04, 2007

雨下得猫和狗 

因为风刮得呼呼哧哧雨水也就任由沉默切割
沉默之中我们无从选择
沉默选择难过

因为风刮得紧 --
空洞再也没有办法压抑
雨水也就连连绵绵地将空洞漏尽
空洞枯萎成半包
无味的长寿烟

所以猫和狗从天空掉下来
满地都是狗和猫,追逐
尾巴掩埋着河流

所以你和我在沉默之中完毕
完璧归赵以后是各不相欠
也各不相歉。感情说穿了
就是寂寞人之间的游戏

星期二, 十二月 19, 2006

遇见100%女孩 

电影是片段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片段是画面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画面是心跳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画面是心跳的延续

画面是片断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片断是电影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电影是心跳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心跳是地心吸引力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嗨,”
1. “可以交个朋友吗?”
2. “一起吃个晚餐吗?”
3. “共用一支雨伞吗?”
4. “相信缘分吗?”
5. “听过村上春树的遇见100%女孩吗?”
“嗨。”

那时我们离得很近
以至忘了
或许有过这么一个约定

星期五, 十一月 24, 2006

甲虫 "help!" 

站在屋顶踮起脚尖
我们以为可以摘下月亮
喝过的酒瓶摆成菱形
我们任烟雾托起飞翔

或许我们终将会忘记一起听甲虫装酷的日子
至少那些绿色片断曾染过
缤纷;我们确实是
动过那月亮呢

星期六, 十一月 11, 2006

冰火双重天 

水是最稀释的物质
一点一点透明着
稀释然后透明的是时间
时间从不晓得忧伤

我是最浑浊的气体
巴巴黑黑地浮沉
光涌着涌着都不见了
忧伤何尝又懂得

时间不饶人
人不饶时间
时间与人鞠躬在天的尽头
人与时间自天的尽头鞠躬

星期一, 十月 09, 2006

快乐的胃痛 

胃是所有的酒
和肉,胃是所有的烟
和灰。胃是所有的泪
和苦;

我们苦着酒和肉
我们哭着烟和灰

那天我们割破盛满无尽胃液的胃囊
胃囊滚出一个,混沌不全的
痛。

痛是我们之间
最后唯一的快乐

星期三, 九月 27, 2006

画蝶 

蝶恋花的宿命在宣纸
摊开,你说前世都是些哄小孩的玩意
我说花很红
花开,我给你摘

蝶恋花的约定,伴徽墨
晕开。你说来生全是些哄老人的东西
你说花会痛
花美,别摘

而蝶自以为恋着花香,却走不出
画,画画而已呀

告诉我爱情不是你哄我的戏语
等花开,人犹在
我同你摘

星期一, 九月 18, 2006

梦见虫 

睡眠是钻进苹果的虫
钻进苹果的虫
钻进梦

梦是黑洞
梦吸吮着所有
冰冷冷黏乎乎

早晨醒来的头受困在蛹
早晨醒来
脑袋一动也不动

星期一, 九月 11, 2006

海棠春睡图 

茉莉香沉浸在惚惚而又恍恍
吐气如兰是耳边,莺燕
轻啼婉约醉红尘。风花雪月胜几分
血刺针,触感沿朱砂一路烙梅花
梦无蝶。触感滑在湿与热交界
吻别--

我情愿这般死去没有停顿没有思考没有符号没有痛苦没有未来没有只有最最原始的爱无限扩大

星期六, 八月 26, 2006

反方向的列车 

因为雨我们寻找
被浇灭的温度因为爱我们寻找
影子

反方向的列车总是衬托着候鸟
反方向的爱总是
惆怅暗红于雨中发蕾
候鸟成为天空挥洒不去
碎成屑的花瓣

星期四, 八月 10, 2006

花火都烧美了 

世界是美的红
色是美的橙
色是美的美的黄
色是美的美的美的绿
色是美的美的美的美的蓝
色是美的美的美的美的美的靛
色是美的美的美的美的美的美的紫
色是美的美的美的美的美的美的美的

世界
是美的世界
有你就是美的

星期五, 七月 21, 2006

暧昧秘辛 

喷泉点缀着空气
我们的脸温暖着呼吸
映在古老的湿度计

韵脚企图做作了
十九世纪的圆舞曲亦难以掩饰
微妙往往被误解为幻觉;那些天
猫儿都挨在一起缠绵

也算是故事
所有斑点围绕着回忆
所有心跳隶属粉红色系
所有星星埋藏在云,有默契并小心翼翼

我们唤着名字
很隐秘很隐秘

星期一, 七月 03, 2006

我们就这么在真相之中无力争扎 

偶尔想过要收起黑暗,月牙却
把梦藏着,梦是月牙若隐若现的
缺,缺是我们眼影、眼影是我们
无力抗争的沦落

偶尔想过要收起那艘 --
泡沫建构的骷髅船。迷航海面有的是
白肚鱼朝天,泡沫在腥香梦里爆得
粉碎,粉碎是我们眼角、眼角是我们
无力抗争的沦落

“是有什么不需要假装的。”
“真相?”你解释
“真相叫作孤独。”

偶尔忘记有曾想过。想过也
无法记得,是有什么不需要假装的
孤独眼影沦落着梦,骷髅帆的海盗船粉碎了白肚
鱼腥香和泡沫一起填补了月牙的缺

我们就这么在真相之中无力争扎

星期日, 六月 04, 2006

我们都喜欢的雨天 

云。压得很低云
当成被,雨下得很浓雨
诗歌一般地湿

一些手一些脚
雨打在诗歌壁虎
是一种偷窥的生物

拖鞋胡乱地躺在地上
床。香烟分成两半来抽
爱情分成两半来痛苦

我们分成两半来入土

星期六, 五月 27, 2006

野战格斗死图 

因为苍凉的色调是灰所以我
把所有的荒野都想成是灰蒙蒙因为
流血的色调是褐,所以我
把所有的天空也都油成赤壁红只有
时间,压抑着画不出
红和灰皱纹一般地别扭时间
一点一点斑驳

因为等待并没有颜色所以我
用眼泪把所有的灰和红都大方方地晕开

星期三, 四月 26, 2006

尝试形容一种仿佛爵士音乐般摇摆不定的情绪 

黑胶唱片是
早上的阳光,洒进
金黄的萨克风管里。对你的
思念是,昨晚的
月光,收藏在
深蓝的爵士音乐里。窗口
不知名的花,沿着雕刻
悄悄而又悄悄 -- 蔓延
的是某天。我们会赤裸裸地拥抱
任由。花刺在我们身上
刻下。山盟海誓的。诺言

又下雨了。窗口的那些花
因为有够小心翼翼,雨雾之中
衬托得格外美丽

星期五, 四月 14, 2006

两个小娃娃 

晴天娃娃唱歌吧
啦啦啦啦啦啦啦
雨天娃娃不要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
思念,一把吉他
还是会溢满的

两个小娃娃
正在打电话
她她她她她她她
他他他他他他他

星期五, 四月 07, 2006

写一首情诗 

如果我为你写一首情诗
你是否会说我
太幼稚

如果我为你写一首情诗
你是否会说我
太肉麻

如果我为你写一首情诗
你是否会
是否会
看着我,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我们就这么
看着
看着

我还是为你写了首情诗
我好想就这么看着
看着,什么都不用想了

星期日, 四月 02, 2006

扫墓 

杏花村
充满迷雾的早晨。我们寻访
牧童,十年生死
停留在回忆

杏花
村,清明小雨的早晨。我们
寻访牧童,烧酒烧菜
稀释着别意

牧童。横躺
牛背之上,羌笛流着调子
调子流着,让人昏昏欲睡

牧童。水牛耸拉着头
“嘿哟喂--”“咿儿喂--”
天空深深沉沉
我们双手合十

杏花村。行人断魂的早晨。我们寻访
牧童,一页一页焚烧
我们不小心拼凑的。过去

星期六, 四月 01, 2006

愚人节 

那天。我把自己锁进
送给你的音乐盒那些
属意写给你的音乐叮咛
叮当那天。我把自己困在
送给你的音乐盒我们
都是寻找爱的人我们
听着那些靡靡而又绵绵的音乐

我身不由己地舞
你在盒外泡了杯咖啡
我在盒内重复地重复地打转
你浅浅啜饮

我们都是寻找爱的人
却找不到
只得你和我我和你叮叮当叮叮当地哭泣着

星期五, 三月 17, 2006

越堕落越快乐 

是有人说过越堕落越
快乐我们很快乐地聆听并反复
咀嚼失去重心
感觉会是多么快乐

是有人说过越快乐越
堕落我们开始失去重心而重心
被埋葬在云,云富有层次地镶嵌在
天使;天使有一双
花白翅膀

是我们。我们的堕落由天使
承载天使
飞不上天堂我们
的快乐,永远跟不上

是天使。天使宁愿被埋葬在
云,我们的堕落连天使
亦好难承载我们的快乐
我们其实并不怎么快乐

哪一天我们看见天使从天空虚脱般地掉下来
我们大声大声地笑啊笑啊
流了一整地泪水也不晓得

星期二, 三月 07, 2006

习惯 

习惯就像街灯夜晚的昏黄
习惯就像
烟草卷起来的味道

习惯就像我们对爱情的牵强
习惯就像
葬礼金银纸的味道

而你,你问我烟草卷起来
那是怎么样?有没有
酸甜苦辣我说烟草
卷起来;那是一点一滴
接近死亡
很轻、很轻的味道

死亡就像街灯夜晚的昏黄。死亡就像
烟草卷起来、葬礼烧起来
影子离开主人飞快地舞起来

习惯是很轻很轻的味道

星期一, 二月 27, 2006

红色子弹 

词:旨平
曲:旨平

大门外全是黄沙 枭鹰挥舞着翅膀
万里空巷找不到半个人家
他手上拿着铁枪 他脸上流着血伤
腐烂的苍蝇正诠释着慌张
而他的枪 黑如碳
断掉的子弹呻吟 那天 他离开家是谁说过要坚强
他的伤 腐烂的苍蝇正诠释着慌张

红色子弹喊打喊杀
哭到最后声音嘶哑
他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不会怕

风扫过脸颊拂乱头发
泪也流干声音嘶哑
他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不会怕

左边是一排尸体 右边是一排尸体
他闭上眼睛自己不属于这里
左边是一排子弹 右边是一排子弹
他捏碎枪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往前走往前走
千万不要回头 回头
那是他最后看见妈妈的时候
往前走 千万不要回头 回头
他看不见他妈妈的头

红色子弹喊打喊杀
哭到最后声音嘶哑
他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不会怕

风扫过脸颊拂乱头发
泪也流干声音嘶哑
他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不会怕

那个小镇女孩 床底下站不起来
他握着枪杆他双手抖得好厉害
女孩脸写着绝望 他耳边充斥着放浪
身旁的伙伴牙齿黑黄流涎着欲望
女孩抱着洋娃娃 男人脱掉裤裆忽然
一声巨响 他眼前一片黑暗
(也许我们都太天真 太天真 太天真 太天真)
妈妈说过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免费午餐

红色子弹喊打喊杀
哭到最后声音嘶哑
他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不会怕

风扫过脸颊拂乱头发
泪也流干声音嘶哑
他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不会怕

她没有爸爸 他没有妈妈
她没有爸爸 女孩抱着洋娃娃
(也许我们都太天真...)
黑白的照片静悄悄静悄悄地看他

她没有爸爸 他没有妈妈
她没有爸爸 女孩抱着洋娃娃
(也许我们都太天真...)
黑白的照片静悄悄静悄悄地看他看他

星期日, 二月 19, 2006

坐在树底下的叶子和我们(过滤不掉的念头) 

“叶子。”
坐在树底下我们就只有
这么一个单纯的念头
就这么
忘了。枯掉
我们还希望云最好不要下雨呢
叶子坐久了就腐朽而成土
泥土很红很红
坐在树底下最好不要有太多的念头
我们还希望偶尔可以活到明天呢

星期六, 二月 11, 2006

圣女陶陶 

陶陶又告诉我,女巫若是死了话
那是会变成吸血鬼的,陶陶说着说着
哭了。我头一回看见女巫哭
当年圣女贞德在其他人都不懂的
神面前,大概也曾这样哭过
我是不是也要把陶陶
用绳子绑在木桩,圣火烧啊烧

那些尘啊灰的。木桩是直的。爱是扭曲的

眼泪是黑湿湿的

星期五, 二月 10, 2006

关于眼泪的一些无病呻吟 

关于眼泪,我们都
以为她是美丽女人,唏嘘着自己年华
老去哦眼泪,眼泪总让我们想起花
眼泪那么容易碎,她需要
我们呵护。就象最后被老虎吃掉的
那朵玫瑰

关于眼泪,我们都
把他归属于诗人,我们都一致认同
诗人只会,无病呻吟但诗人
不是花。诗人不需要
呵护,诗人的结局
注定粉碎

所以你选择过完美生活
而自我毁灭是我的天性
所以我选择写关于眼泪的一些无病呻吟

星期二, 二月 07, 2006

去城隍庙求签 

去城隍庙求签该怎么走
牧童,城隍庙求签该怎么走?
嘿嘿嘿。牧童总是指向
杏花村,而我知道
杏花村并没有城隍庙呀
如果你曾在意,你会记得
那些独具匠心的神曾将维纳斯手肘
荷马眼睛
司马迁阳具、歌德腿以及伊索五官
组合成供杏花村村民膜拜的图腾

我知道你不曾在意
所以
我还是需要一支上上签来自救的
去城隍庙求签该怎么走呀嘿
城隍庙求签该怎么走?

星期五, 二月 03, 2006

大年的柑长到眼睛去了 

眼睛肿了
娃娃笑我偷看邻家的姑娘
邻家的姑娘掩着嘴,脸红透
邻家的狗吠呀吠呀吠呀
眼睛肿了,大年的柑长到眼睛去了
整个世界好像也不一样了呢

星期日, 一月 29, 2006

咚咚呛 

年死了。真的
路透社快递来的消息
据说年之死与想谋杀它的人并无关系
爆竹都还安安份份地,舞狮也还在睏
年竟这么死了,很扫兴的

年死了。真的
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主持葬礼
偏偏年的体积太大,根本
塞不进我那口特大号定制的棺材
年敢敢这么死了,西北麻烦的

又有什么办法?
香啊缭绕上天
今天是初一,过了十五
可能我还会记得年吧

星期六, 一月 28, 2006

新年的祭神游戏 

把我,涂满奶油
然后放到山顶上,烤熟
祭神的游戏,祖先老早就喜欢玩了

你轻轻为我舔
那一层一层,奶油垢
我的皮变得香脆无比
我的心,嫩嫩地

神啊!请原谅我们再也找不出
像祖先那样的童男童女

是需要一些爱的 

是需要一些爱的
我们把脸都涂得花花绿绿了
却还不清楚
自己的戏份

是需要一些爱的
小学老师唱得如此滑稽
娃娃国
娃娃兵
金色蓝眼睛

“呀!呀!呀!”
“怦!怦!怦!”
“啊!啊!啊!”
“呜!呜!呜!”

风吹不倒我的
雨打不着我了
泥土是我的家

是需要一些爱的

星期日, 一月 22, 2006

女巫星球的黑色羽毛 

陶陶的黑猫在雷电之中雷厉风行着
陶陶的扫帚起了火
她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了

而我蹲在床边看护着她
陶陶告诉我,女巫星球
鸽子都是黑色翅膀的,每当
一个女巫死去,它们便
不再飞。从天空掉下来

陶陶的瞳孔映放着好多好多的黑色羽毛

星期六, 一月 21, 2006

巧克力带给我的思念 

巧克力带给我的思念
那是一种
绸带,玫瑰
还有叮叮叮的音乐盒
古典而轻柔的思念

巧克力带给我的思念
那是一种
字条,笑容
还有你粉红甜甜的脸
单纯而轻柔的思念

却在咬下去时惊觉
苦,那些过去
混合作一堆
黑沉沉

当思念承载了太多歉疚
巧克力带给我的思念
轻柔,已经挽不回

星期六, 十二月 31, 2005

早醒早好 

早上的太阳有些残破
早上的空气有些温柔
早上的眼圈有些疲惫
梦作了过头

早上的树枝有些躁动
早起的鸟儿拼命吃虫
早上的一切有些浑浊
梦作了过头

仿佛电影
蒙太奇过头
梦是场陷阱
我们假装从容

仿佛电影
蒙太奇过头
梦是场陷阱
我们紧紧相拥

星期五, 十二月 30, 2005

所谓圣诞(以及接踵而来的新年) 

小时候我们总以为过了明天世界就会不一样
小时候我们总以为红和白
那是圣诞老人的温馨颜色

长大后我们才知道过了明天世界还是一样的
那些眼睛我们张大过,红和白
雪和血之所以谐音也不完全是巧合

明天的世界并没有不同
虽然我们还是解释不了
小时候,长大后
世界为什么就不一样

(改变世界?
陶陶告诉我当雪大得连海都结成冰
风再吹
船只能不动如山)

星期五, 十二月 16, 2005

世界上最后一个海盗 

番寇吉米番什么番
帆是张不开的
番寇吉米寇什么寇
骷髅是张不扬的
番寇吉米吉什么吉
眼罩是张不狂的
番寇吉米米什么米
鹦鹉是张不大的

泡泡一吹就破了
番寇吉米依然站在他的海盗船
他答应过陶陶要做些什么
他死命拥抱那些泡泡

陶陶终究要走的
让泡泡在自己的怀里破
眼泪便也会少一些些

星期日, 十二月 11, 2005

世界上最后一个女巫 

没有魔法后世界只剩下苍白和无力
陶陶多次用眼神暗示我她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女巫
女巫,骑扫帚,喝猫血,黑色在这苍白世界都要很分明
我坐在甲板上看她,居然很害怕
那些月亮割耳朵的噩梦,童话从小就灌输我们
纯洁,要苍白,一黑不染,黑色是邪魔,黑色
在这苍白世界都要绝灭

陶陶却涂了黑色唇膏在我耳边吹
甜甜的热气割得如此小心翼翼,一针一针
陶陶涂着黑色蔻丹的指甲如刺般游移我脸
温柔绵绵

陶陶说她要改变世界的苍白和无力
她说得如此急切,仿佛咒语
女巫,骑扫帚,喝猫血,黑色在这苍白世界都要很分明
我坐在甲板上看她,那么虔诚那么投入
呀,我是应该把帆张开,让骷髅在风中张扬,世界需要
不只一点颜色,当我们紧紧抱在一起,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如果黑色在这苍白世界都要灭绝,请也染黑我的唇

我也要改变这世界的苍白和无力

星期一, 十一月 28, 2005

我们之间的墙上脚印 

墙上脚印有点毫无逻辑地存在
你说你喜欢,墙边的
小白花,月亮是一种
藏在想象的必需品

墙上脚印
有点毫无逻辑地
存在
你说你
喜欢,墙角的
瓶中沙
避孕套是一种
藏在口袋的
必需品

你说墙上脚印是一种,毫无逻辑
你说你疯狂爱上,你的蕾丝布满
午夜,带刺而又毛骨悚然
浪漫并且流血不止
墙上脚印
午夜早已不断地不断地染成
遥远家乡的红

于是你踩着脚印轻轻吻了我
月亮怀有恨意,在临走之前留言
午夜的基本色调
不止浪漫

陶陶和番寇吉米之间 

躺在番寇吉米号的甲板
番寇吉米想,怎么也得给陶陶
一点回礼,即便是当作那时
瘸腿,金钩,黑眼罩
以及一撮标本的补偿

结果他从皇帝那儿偷来了皇帝最新最新的衣
并迫不及待地,让陶陶穿上,“果然很好看”
陶陶笑着说,“可惜出不了门。”

他们就这么恋爱了一个晚上

我们之间 

对于望穿秋水我曾想过如此诠释
我尝试把望穿秋水诠释得如此
透明,乌云从天空掉下来
一滴一滴

对于望穿秋水你从不愿听我诠释
你捂着耳朵,哭着喊
透明,便是我对于你
你对于我,透明
轻而易举
把我当秋水刺穿

却偏偏我依然坚持
望穿秋水只属
你和我,所以我
从天空掉下来,并带上
我对你所有所有的
爱,秋水就这么被
望穿。毫无抵御

我们之间,的确有如此透明

最熟悉的陌生 

陌生的国度原来就是最熟悉的国度
钢钢铁铁铝与铜
红色海浪拍打不锈的金属岸
看惯地理频道以后我们对骤下的雨再也不以为然
“海占的地原来就比陆来得多”
该衔橄榄的鸽子已死于禽流感
该种橄榄的诺亚皱纹太多
该灭绝橄榄和所有与橄榄有关的共工早开始了行动
该守护橄榄的我们
还是不以为然,因为我们都太熟悉陌生
有一天就算我们真的会死
嗨嗨--我们也都能很快地熟悉这样地陌生吧!

噩梦v1.01 

巫婆用扫帚扫过我脸庞
对于黑猫,我忽然生出万二分恐惧
“快吃喔!这里的糖果都是最好最好的”
我强忍胸膛要
呕出来的恶感,拼命咬住
下唇最后一点甜的残余

巫婆熬了一整锅香浓的青蛙汤
我是不是应该忘记
祖先曾告诫我,有一间
糖果屋,黑猫兴高采烈地
舔它茸毛过剩之尾,我斜视墙上那幅
耶稣被钉死,看腐朽的木头
铺满冰冷冷的红绸

才相信我们都是罪人
现实中的童话
没有丝毫宽恕

噩梦v1.00 

巫婆的扫帚扫到了我脸上
巫婆的扫帚扫到了我脸上
巫婆的扫帚扫到了我脸上

我怕黑猫
月亮又来割我耳朵了

星期六, 十一月 19, 2005

番寇吉米的由来 

番寇吉米的由来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没有传统的
浓雾,或者骷髅船
只有番寇吉米,他一个人喝着闷酒
为他那层搔不着的眼皮
番寇吉米天生有三层眼皮

番寇吉米的由来在那个
月黑风高。番寇吉米喜欢
熙来攘往的船
一个人喝着闷酒,偶尔
点根烟假装,二手烟是暗夜的浓雾
番寇吉米天生有三层眼皮

海盗船在浓雾扬着桅杆
梦幻一般嚣张
番寇吉米是海盗!
烈酒和烟熏成灰白色的骷髅
番寇吉米天生有三层眼皮,有只鹦鹉
不停聒噪眼皮不是重点,丢--
你又凭什么决定重点是什么
嗯,
嗯,
嗯!!??!!

昨天,陶陶给番寇吉米买了
一条瘸腿,一口钩
一张黑眼罩,一撮鹦鹉毛拼凑而成的标本
番寇吉米喝着闷酒,在陶陶花园
一个泡泡一个泡泡
建筑他的海盗船

那是他的海盗船
站在桅杆,泡沫澄亮
天生有三层眼皮的
番寇吉米
后天性地张开眼皮
并且再也阖不上,就这么
睡着了。在他的番寇吉米号

星期日, 十一月 13, 2005

十四行无聊 

无聊是一种伴随
凌晨两点任意挥霍的玩意
狂舞在水晶吊灯的飞蛾数量是三
只,房间四角
碎裂的油漆不知不觉有五岁
那么高,因为无聊所以记得小学六年级你曾
在我手上划下疤痕七道并申辩形状跟彩虹并无共
同;我了解你八成也只是嘴硬而已
当紫一块紫一块变成了九种颜色
你还是十分呵护我的,好比肖邦
在十一月弹琴,虽然这样的比喻很
十二岁,但这真的是我那时的年纪呀,那时
连外面的黑猫都还没生呢,它尖声呼唤,那么巧合就是十三声
喵:莎士比亚十四行也刚巧写完 -- 我可不想就这么把无聊牺牲呢!

星期六, 十一月 12, 2005

甜蜜的意义 

甜蜜的枯叶甜蜜的腐朽甜蜜的蚂蚁
甜蜜的裂痕甜蜜的齿咬甜蜜的毛发
甜蜜的汗迹甜蜜的匕首甜蜜的复仇
甜蜜的血腥甜蜜的断肢甜蜜的高潮
甜蜜的浊水甜蜜的忘记甜蜜的吟哦
甜蜜的沉默甜蜜的甜蜜...

自从诗人委身让邪灵收买
甜蜜遂有了
以上的甜蜜意义

星期二, 十一月 01, 2005

伟大的死亡 

陶陶进城前和我分享了好几种
她形容为“伟大”
的死亡,好比说平躺在高速公路看自己
身首离别,或者在阴湿湿的房间粹死于
做爱的尖叫声,以至仿猫一样
从十三楼试探人体有九条命的
可能,再不然亦可
学恐怖分子将浑身都涂满弹药再混进核电厂再
七孔都塞满香烟深呼吸气--
陶陶说这样子死去应该很牛逼

我给陶陶写了封信
说最伟大的死法应该还有
更伟大,那便是我等你
从城里回来顺便捎上一束
曾在粉墙落泪的
蔷薇

轻轻把我
温柔绵绵地
一针一针
我说,这才是史无前例
最最伟大的
最完美死亡

星期日, 十月 30, 2005

下雨男孩vs苹果女孩 

词/曲:旨平

他是一个单纯的小男孩oh小男孩oh小男孩
她是一个漂亮的大女孩oh大女孩oh大女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女孩那天穿的是苹果绿oh苹果绿oh苹果绿
男孩为她忘了自己oh忘了自己原来那么甜蜜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明明知道这种爱情并不可能还是傻傻等
男孩傻傻等
明明知道这种爱情并不可能还是不停地等
男孩不停地等
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女孩慢慢走
男孩傻傻等
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女孩不停地走
男孩不停地等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男孩为女孩褶了些星星oh小星星只想哄她开心
女孩心想男孩长得还可爱只是有点呆还是很可爱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明明知道这种爱情并不可能还是傻傻等
男孩傻傻等
明明知道这种爱情并不可能还是不停地等
男孩不停地等
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女孩慢慢走
男孩傻傻等
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女孩不停地走
男孩不停地等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下雨天
男孩鼓起勇气向女孩示好
下雨天
女孩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笑笑
下雨天
男孩告诉女孩很高兴认识你
下雨天
女孩在他耳边轻轻问了一句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明明知道这种爱情并不可能还是傻傻等
男孩傻傻等
明明知道这种爱情并不可能还是不停地等
男孩不停地等
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女孩慢慢走
男孩傻傻等
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苹果绿女孩不停地走
男孩不停地等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们为何总是注定相遇在下雨天 下雨天

他是一个单纯的小男孩oh小男孩oh小男孩
她是一个漂亮的大女孩oh大女孩oh大女孩。。。

星期一, 十月 24, 2005

真主的伟大 

雨水聆听真主的声音
森林还有森林
山重山重山传说
石头长满青苔便会成精

溪水聆听真主的声音
藤还有藤还有藤还有藤
黄泥立志制造一起
恐怖事件,恐怖事件拼命流连
真主的回音的回音的回音的回音

老人从前世植下皱纹来吞噬英雄钢塑头颅
萤火虫注定得死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八分贝尖叫星星
溃散英雄稠红血迹

老人从前世植下皱纹
山底,石头为英雄收
尸,老人和皱纹和胡子和英雄和石头打滑
皱纹和老人和胡子和石头和英雄打
如此这般多那般多诸多般说法

其实石头精偶尔也会躲在一旁幽幽叹息
而萤火虫也最爱聆听真主
的伟大,欺山莫欺水,缄言由英雄身上
失传,英雄怀抱萤火虫
真主无穷回音是老人身躯没入黄泥的声音

传说的结果是从此不曾再站起来
英雄虔诚拜倒于斯
英雄虔诚拜倒于斯
英雄虔诚拜倒于斯

星期二, 十月 04, 2005

那天佛化身成为修罗 

浮浮沉沉是流传千年的梵
缓缓合上是修罗浮浮沉沉的眼
那天佛告诉我他并不想化身为修罗
缓缓合上是一道长长长长的伤口
流传千年是无尽长长长的沉浮
那天佛离开我,我蹲在马路
烟烟雾雾圈起了烟烟雾雾圈起了沉沉浮浮
沉沉浮浮圈起了沉沉浮浮圈起了
菩提树下,拾着细碎牙慧


那天佛决定离开宝塔莲花
佛立地成为
万劫不复的修罗

星期日, 九月 25, 2005

头。转转转了又转 

我开始构想一个头转着头转着头转着头
头转着头转着头转着头
头转着头转着头转着头
转头头
一颗颗掉落的人头
如齿轮般旋转的人头
莫菲说设想不好的往往会真的往往
于是我把颈项掐得紧紧,“噗嗤!”
将一点微不足道的灵魂呕出来
继续构想一个头转着头转着头转着头

星期一, 九月 12, 2005

雨滴落在月亮的纯属巧合 

月亮圆又不圆,哗哗啦啦
雨滴是一种隔着人群的见面
又不见面

月光长又不长,噜噜叭叭
雨滴是一种隔着人群的思念
又不思念

因为我们都会心地笑那个
如有雷同、天打雷劈
阴差阳错甚至傻冒冒,那些自称情节

月亮不圆又圆,静悄悄悄
雨滴是一种纯属巧合的牵连,或者过了今天
应无牵连

星期日, 八月 28, 2005

凌晨两点的你和我 

凌晨两点都睡不着的理由有很多:
a.野猫把睡虫都叫走了
b.灯光把野鬼都震死了
c.那女孩快要飞了
d.我会不会忘了她长什么样子了
e.她会不会忘了我长什么样子了
f.我们会不会忘了我们曾在今晚伤感了
g.我们会不会忘了我们曾在今晚伤感了
h.我写这首诗写着写着泪流了
i.我写这首诗写着写着睡着了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